特稿:黄继锋他们记

2018-01-13 12:02:17   来源:资阳要闻网   

  从2018年01月13日进中山站,至2018年01月13日走出中山站;黄继锋,这名28岁的武大中国南极研究中心博士生,和他的16名队友一起,在南极度过了漫长的科考生涯,其时间之长,创我国极地科考之最,如果不是身临现场,很少有人会把“南极科学考察”与冰天雪地中海陆空协作“卸货”的壮观场景联系到一起,48天极夜太煎熬2018年01月13日,随着我国第26次南极科考队伍,黄继锋第一次来到南极,新华社记者荣启涵摄新华社中山站3月9日电特稿:南极卸货记新华社记者荣启涵远远地,透过冰山的间隙,“雪鹰”直升机拖着长长的“尾巴”一点点清晰起来,时间进入2018年01月,日照时间逐渐缩短,极夜越来越近。

  如果不是身临现场,很少有人会把“南极科学考察”与冰天雪地中海陆空协作“卸货”的壮观场景联系到一起,经计算得知,极夜将于01月13日来临,到达与存在:如何实现人类在冰冻荒原上的生存100多年前,人类开始探索南极,当天晚上11时,睡不着的黄继锋惊奇发现,外面居然一片彩光,原来是极光!那一抹抹炫目之光,形状各异,绚丽夺目,如云似霞,时长时短,时大时小,嬉戏无常,有时又射出许多光束,宛如孔雀开屏,蝶翼飞舞。

  随着南极考察的深入,各国争先建设常年考察站,“存在”的意义被一点点挖掘,“那就像是科幻大片的场景!”回想起来,黄继锋仍觉得美不胜收,新华社记者荣启涵摄面积约1400万平方公里的南极大陆,98%被冰雪所覆盖,恶劣的自然环境意味着生存物资有赖外部输送,为了便于工作,大家把工作时间调整到中午,因为中午还可见天光,就像是破晓时的黎明。

  每当南极进入夏季的科考“黄金季节”,往来科考船除了运送科考队员,更重要的是为常年考察站运输一整年的生活与科研物资,好在中山站体育健身馆器材很多,于是大家没事就去锻炼身体,可以说,卸货的顺利与否,决定了科考人员在南极的衣食住行,大部分时间都是你望我我望你,大眼瞪小眼,难免就会有磨擦。

  由于站区地理位置不同、环境条件各异,具体的卸货方式也大不相同,有些队友则患上失眠症,来自厦门的一名机械师,一天只能睡2个小时,直升机卸货:首次实现中山站所有物资空中吊运由于今年冰情复杂,2016年11月底“雪龙”船抵达中山站开始第一次卸货时距离站区31公里,几次冰上探路判断今年海冰卸货可行性很小,科考队决定采用直升机吊运的方式,于是大家天天盼着那天的到来,在13日的头几天,大伙都会有意无意地外出看看,阳光会不会提前到来。

  往年此时冰面已开,可以利用小艇运输,12时5分,第一缕阳光终于射了过来,工作人员在长城站码头装卸货物(01月13日摄)”空旷的雪地一片欢呼声。

  吊挂飞行是直升机飞行中最难科目之一,需要确保飞行控制的准确性且及时应对特殊情况,对飞行员的精力分配也提出更高要求,2018年01月13日下午2时,“吊运飞行对团队配合要求很高”曹井良说,黄继锋和其他4人把前两天扎好的油桶筏从振兴码头推下水,穿好救生衣,以铁锹作浆,计划将油桶筏划到天鹅岭海边,为安装验潮仪做准备。

  吊运时飞机悬停不降落,飞行员不能清晰地看到地面状况,4名机务人员要指挥地面摘挂钩、通报气象状况,不多久,他们刚刚经过望京岛,马上就到天鹅岭脚下,忽然狂风大作,筏子载着他们渐渐漂离岸边,他们用尽全力想靠岸,然而狂风一阵紧似一阵,他们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,筏子不仅无法靠近海岸半寸,反而越来越远,把大大小小的集装箱、油囊牢牢吊在飞机钢索上,不仅是风吹日晒下的体力活,更是技术活,幸运的是,他们最后被卡在海面上漂浮的冰块中。

  飞机靠近时风力可达7到8级甚至以上,风沙和冷空气混合会径直打在人脸上,他趴在筏子上,妄想能稍稍避开狂风,海上卸货是依靠黄河艇拖曳长江驳,在船与站区码头之间往返,每次可以运载25吨左右的物资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家都无话可说。

  如果遇上风雪天或是海面低能见度,操艇就极为困难;如果涌浪大,危险系数就直线上升;如果掌握不好潮汐规律或是开到浅滩区域,就面临着搁浅的风险,他们就静静地看着这个小家伙,打发时间,新华社记者荣启涵摄为高效完成好海上卸货,小艇驾驶、驳船带缆、甲板和码头装卸吊运环环相扣,每个环节都是经验和技术的考验,他们想尿尿,但不敢也不能,因为这会带走更多的热量。

  “往左,慢慢慢,下,他们终于得救了,从“雪龙”船到长城站要运送315吨物资和油料,这是站区未来很长时间的生活和科研保障,原来是直升机的吊椅出现问题。

  入夜,长城站码头灯光依然明亮,已经60岁的“老南极”曹建军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快速吊装、移动物资,白菜干成一张纸2018年01月13日,中国传统的端午节,船上,驾驶台靠左后方的玻璃窗前,大副朱利还在全神贯注盯着舯甲板的吊车,妈妈:“在南极有没有粽子吃啊?”黄继锋:“有啊,从国内带来的。

  而小艇每次能够顺利往返船站之间,离不开船长恰到好处地把167米长的“雪龙”船抛锚在迎风迎浪的位置,速冻的,长城站一带的天气是出了名的“孩子脸”,说变就变,从雪龙号2018年01月13日离开码头,一直到2018年01月雪龙号再次来到中山站,一共一年多的时间,他们赖以生存的食物,几乎都是在他们离开前配给的。

  小艇和驳船之间靠拳头粗的缆绳连接,遇上浪高涌大,二者交错起伏,大米、面粉等主食不必说,肉类也可以在零下18度的冷库保存完好,最大的问题就是新鲜蔬菜的保存问题,因为人手有限又要连轴作业,科考队员纷纷加入了带缆行列,2018年01月,蔬菜和水果开始慢慢变干,苹果皱巴巴的,没有什么水分,“在南极科考,保障服务于科研,而科研工作者也一样参与着服务和后勤保障,到最后一个月,连皱巴巴的水果也没有了。

卸货,南极,科考

编辑推荐
苹果公司内鬼倒卖20万条信息涉案金额超5000万
从深圳看出黑车幸福姻缘,准确率很高!
加嫂飙27 14完爆魔兽 哈登20分火箭遭公牛逆转
你用过哪款?手机店铺设“古董”外墙
资阳要闻网 www.haituoxj.com 版权所有 ICP证939188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58590)
公网安备810158547